当前位置:小说阅读网>言情女生>平凡人的故事之年轮> 第三十一章奶奶过世

第三十一章奶奶过世

  培训班如期结束。回到粮店上班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,公司技术比武伍琼依然得到了珠算和收款两个第一。刘晓萍珠算第三,收款第二。林娟没有参加比赛,李梅参加两项比赛什么也没有得到。
  林娟告诉我时,我还正纳闷李梅正在蜜运期怎么看着这么低气压咧。
  伍琼告诉我:林娟和刘晓萍敲她竹竿,要等我来一起去吃一顿好的。我喜滋滋的抱拳对林娟和刘晓萍说:“谢谢姊妹们,有好事记挂着我!”
  刘晓萍“切”了一声,故意对我说:“哪里是记挂你哦,我们是为了避免伍琼请两次客。”
  我还没有做声,林娟已经轻拍一下刘晓萍嗔怪道:“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?”
  我已经见怪不怪,哈哈笑着说:“管你们是什么原因,我能啜一餐好的就乐呵!”
  刘晓萍打趣的说:“你只机构吃好的,你不怕胖,伍琼还怕胖咧。她要时刻保持女神的完美身材。”
  伍琼接腔对我们三个说:“我的确怕胖,这餐是不是可以免了呢?”
  “坚决不能免。”我、林娟和刘晓萍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道。
  这餐饭是伍琼轮休时亲自在家做的,我们三个走中班到她家时,菜都摆上桌了。
  刘晓萍、林娟和我边大快朵颐,边调侃伍琼。
  刘晓萍边往嘴里夹着炸胡椒扣肉边说:“你做这么多好吃的就是想把我们喂胖吧?”
  我吃着牛肉点着头含混不清的说:“就是哦,等我们胖了,就数她身材最好了。”
  林娟用勺子撇着鸡汤上的浮油,得意洋洋的说:“反正我怎么吃都不胖!”
  伍琼哭笑不得,故作气恼的说:“吃都堵不上你们的嘴!”
  刘晓萍笑着说:“想堵我们的嘴,那得天天请我们吃!”
  伍琼马上接口说:“想得美!”
  刘晓萍说:“我就想变美!”
  我们几个一起哈哈大笑起来!
  我们四个在一起就这么毫无顾忌,互相打趣,也没见谁真生过气。
  人和人在一起相处就是缘份!家人如此,朋友更是如此。这或许就是我们的缘份吧!
  中午快到走班的时候,突然听到林娟在小卖部叫我:“燕子,电话。”
  我答应着从收款室跑向小卖部。拿起电话刚“喂”了一声,就听到老爸急促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:“燕子,奶奶在中医院抢救,你下班快到医院来!”
  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应老爸的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的电话,人是懵的。
  “燕子!燕子!怎么了?”林娟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,连声问着我。
  听到林娟叫我,我回过神来,却已经是泪流满面。林娟又追问到:“燕子!到底怎么了?”
  我无声的流着眼泪,哽咽着对林娟说到:“我奶奶快不行了!”
  林娟惊愕地看着我说:“真的假的啊?我前天和你去奶奶家不是都还好好的?”
  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所以也没有回答她。因为在收款,要扎帐,也不能马上请假。
  李霞轮休,刘晓萍走的早班,收款室就我和伍琼。我小跑着回收款室。伍琼看我满面泪痕,忙问到:“出什么事了?”
  我回答到:“我奶奶在医院抢救!”
  伍琼关切的说:“那你快锁柜子,请假先去医院吧!”
  我点点头,手忙脚乱的锁牌盒子和抽屉。
  我出收款室找到刘主任,跟她说明情况后,刘主任也关切的征询我:“要不要现在我帮你扎帐?”
  我此时心乱如麻,只想快点去医院看奶奶。于是对刘主任说:“我先到医院看情况,也许下午上班会迟哈到。”
  刘主任说:“知道了,那你快去吧。”
  我跟刘主任道了声谢。离开粮店时,我还是把我的一套钥匙交给了林娟。我担心奶奶有事我一下子走不开,所以拜托林娟,如果我来不了就帮我扎帐。
  从粮店到中医院,平时大慨需要20分钟左右,我一路小跑估计只用了10几分钟。
  到医院,问清楚急救室的地方,急奔而去。远远的就看见老爸在急救室门口,搓着双手来回的走着。
  我跑到老爸跟前,急切的问到: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  老爸说:“还在抢救,我现在也不知道情况!”
  老爸接着对我说:“已经打电话通知你姑妈了,她还没有赶到。”
  我和老爸站在急救室外等消息。
  原来,早上10点左右,奶奶准备做饭时,突然在堂屋倒地,不省人事。同屋的年轻人上班的上班,上学的上学,在家的老人们一个赶到老爸单位通知老爸,一个赶到居委会找人把奶奶用躺椅抬到了就近的中医院。
  我的心里难受无比。奶奶算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了,也是我的依靠,我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,希望老天不要这么快带走奶奶!
  这时一个医生推开门问道:“俞贞的家属在么?”
  老爸快步向前回答到:“我是她儿子。”我也紧跟着老爸来到医生身边。
  医生对老爸说:病人是突发脑溢血,送医过程中抬病人的人没有注意,随意搬动病人,而使病人的病情进一步恶化,现在已经没有希望了,你们家属准备后事吧!
  我和老爸进去看奶奶时,奶奶已经意识全无。我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,止都止不住。我扑在奶奶的病床边,心里翻江倒海,嘴里却只是不停的哭喊着:“奶奶!奶奶!”仿佛我这样多喊几声,奶奶就可以醒来似的。我也确实看到奶奶的眼角有眼泪流下来……
  奶奶是在姑妈赶到之后断的气。
  一九八五年五月二十日下午三点零七分,奶奶永远地离开了,终年七十三岁。
  我奶奶虽然只有我爸和姑妈两个子女,但她有三个弟弟,侄男侄女还是众多。老爸和三个舅爷商量后决定为奶奶停丧五天。
  灵堂就搭在了奶奶家的堂屋。
  周四是送奶奶上山的前一晚,我执意要为奶奶守灵,所以晚上在灵堂看叔叔们打牌。
  十一点过后,奶奶家后门已经落栓。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夜深,敲门声尤为清晰。二舅爷家的花子叔叔起身去开门,我们都以为是我家哪个亲戚来守灵的。
  一会儿,花子叔叔关门进来,还没等其他叔叔开口问,花子叔叔看着我对大家说:“一个男生说来找燕子的,我说燕子这时候回家休息了,没让他进来。是你男朋友么?”叔叔们都看向我,我脸一下子就红了,我自己都感觉得到。
  我着急的辩解:“我没有男朋友咧!”
  我也确实不知道这个时间会是谁想要来拜祭奶奶。
  我一夜没有合眼,到底还是年轻,一点倦意都没有。
  早上四点开始,亲戚们陆陆续续都来了,准备送别奶奶。
  我站在奶奶的棺木前,默默地流泪。心里有万般不舍,也不得不放下。我在心里默默祈祷:希望奶奶保佑我一切顺遂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