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阅读网>言情女生>公主今天登基了吗> 第十五章 薛闲亭

第十五章 薛闲亭

  第十五章薛闲亭
  太后说要给赵盈选驸马,动作真就那么快。
  第二天宋乐仪再进宫陪赵盈的时候,眉兮就来回了话,说后半晌太后召了广宁侯世子进宫,叫赵盈去太液池见的。
  赵盈笑着把眉兮送走,转身看着宋乐仪惊愕的面孔,一时无奈。
  宋乐仪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太后认真的?”
  “不然呢?”
  赵盈揉着太阳穴无奈苦笑:“这真是再认真没有了,连薛闲亭都叫我认真相看。”
  这是有点儿……离谱了……
  这位广宁侯世子,同赵盈,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。
  他父亲是老侯爷膝下唯一的嫡子,自然承袭爵位,娶的又是南安郡王的嫡女。
  是以薛闲亭一出生,就被朝廷册封为世子,身份超然贵重,可见一斑。
  小时候他跟着他母亲到宫里来请安,又或是赵盈出宫去玩儿时,两个人都总能一处。
  其实是大家伙儿一块儿的,但薛闲亭只对赵盈极好,赵盈也心安理得的接受,时间久了,外人眼中,当然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
  这相看驸马,太后没直接指定薛闲亭,就已经够离谱了,还叫赵盈去相看?
  宋乐仪三两步追上赵盈:“太后到底什么意思啊?”
  赵盈摇头:“我怎么知道?”
  前世太后最中意的,还真就不是薛闲亭。
  她还记得,那时候太后手里列了个名单,足足有十二三个,名单上的,个个是名门贵族,或是朝中重臣嫡子。
  撇开出身后,或有才名,或有功绩,再不济,也是貌比潘安,以容貌胜出,跻身名单之上的。
  而最后她相看的,除了薛闲亭外,还有她名义上的表哥,太后的侄孙宋云嘉,以及内阁首辅嫡子,素有“京城第一贵公子”之称的沈明仁。
  想起这个名字,赵盈面色就沉了沉,眼底的嫌恶几乎藏不住。
  偏偏她还清楚,太后最中意的,就是那个畜生!
  也许是她周身戾气十足的缘故,宋乐仪拽了她一把,带着些小心,试探着问:“薛闲亭得罪你了?你是在生气吗?”
  赵盈猛然回神说不是:“好好的,他怎么会得罪我。”
  宋乐仪狐疑盯着她看了良久:“你真要去跟他相看啊?”
  赵盈一摊手:“我都答应太后了。”
  宋乐仪小脸儿立时一垮:“那你自己去,我过会儿出宫了。”
  “那不行!”赵盈虎着脸去拦人,“我跟太后说好的,你陪我去相看,你跑什么?”
  “这多尴尬啊!”宋乐仪努力抽出自己的手来,一脸的不情愿。
  从小一起长大的,薛闲亭对赵盈是什么心思,长大后,他们这些人,又不是不知道。
  要是直截了当的赐婚那没什么,现在是把他放在和旁人一样的位置上,叫赵盈相看,由着太后来挑选——
  薛闲亭那人……
  “真在太液池见了面,他肯定生气。”
  ·
  吃过午饭小憩了不到半个时辰,蝉鸣嘈杂,闹得人也睡不踏实。
  赵盈心里本就藏着事儿,越发睡不下去,索性起了身,叫挥春和书夏来伺候她梳妆。
  宋乐仪没有午睡的习惯,听说她起了,才从上阳宫的小花厅回赵盈的寝殿去。
  一进门,见她在上妆,呼吸一滞:“你还真是有模有样的。”
  赵盈自己也愣了愣。
  重生后,前世的那些人,一个都还没见过。
  没想到初见薛闲亭,是在这种情形之下。
  她看着铜镜中的绝色容颜,唇角微微上扬:“你来,我叫她们也给你重新梳妆。”
  宋乐仪越发往后退半步:“我听说薛闲亭已经进宫了,你快着点儿吧,耽误了时辰,他更生气。”
  说的像她怕他生气似的。
  可赵盈还是催了挥春两句。
  等到从上阳宫出门,日光正好,阳光洒落在赵盈头上四凤小冠上,照耀着她冠上红宝石熠熠生辉,越发夺目。
  一路往太液池,就再没叫小宫娥们跟着了。
  她就带了挥春和书夏两个,拉着宋乐仪往池边去。
  赵盈脚下顿住时,宋乐仪回头看她:“怎么……”
  她话音未落,顺着赵盈目光望去,一时声音戛然而止。
  池边站着的小郎君,腰背挺的直,身上是靛蓝色直裰,背在身后的手,袖口处微翻了个边儿,隐约看得见,上面是滚边镶金线绣的铃兰花。
  他是惯爱铃兰的。
  小的时候不懂事,少年人往往喜欢将自己最偏爱的,送到心尖儿上人身边去。
  赵盈十二岁生日那年,他也不知是从哪里弄了那么多的铃兰,足有三五十盆,各色各品种,全送进了上阳宫,几乎摆满上阳宫前殿的院儿。
  薛闲亭似乎是感受到背后的灼热目光,缓缓转过身时,叫人看清那张脸——
  他生的白,眉眼间像他母亲更多些,俊美的五官更平添些柔和,尤其是那红润的唇,连宋乐仪见了,都自惭形秽。
  偏偏又不见丝毫阴柔。
  一双桃花眼,历来是湖水般清澈的,透着聪明与多情。
  赵盈见惯了美色,可每每看见薛闲亭这张脸,仍免不了看愣住,就要走神。
  以至于薛闲亭一递一步,缓慢走近时,宋乐仪拼命拽她袖口,她都没能回过神来。
  她看着他过来,阳光全落在了他身后,似有金光粼粼,晃得人睁不开眼。
  赵盈一抬手,揉了把眼睛,刚想放下手,手腕就被人捉了。
  “太后说,你要相看驸马,第一个是我?”
  声音也是清冷的,如珠如玉。
  但这本不该是薛闲亭的声音。
  他惯常同赵盈说话时,总让人觉得如沐春风。
  赵盈往外抽了抽自己的手:“是太后安排的。”
  她隐约听见面前人冷笑了一声:“那就是真的了。”
  赵盈无语。
  宋乐仪有心打圆场,却十分有眼色。
  她这嘴简直是开过光的。
  薛闲亭何止是会生气呀,他现下这副模样,从小到大,谁见过?
  温润如玉的贵公子,眼角眉梢藏着冰冷,有些阴阳怪气,还有点儿不甘心。
  赵盈正要说话,薛闲亭收回自己的手往身后一背,退半步:“你想怎么相看?出身门第?人品年纪?志向喜好?还有什么你不知道的,你问,我答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